• [性屋公告] : 26UUU [26UUU.com] 品牌全新升级,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.COM! 性屋娱乐
  • 同居艳遇

    时间:2018-09-21
    1章老好人
        电话里,女人温柔婉转的声音,和欧阳海天手中可爱的玫瑰花一样的甜美甘甜。
        “你是好人啊!”卡卡。
        “我配不上你的,”卡卡。
        “你一定会找到更中意的对象,”卡卡。
        “不是你不好,实在我感觉我们好不合适,不不,千万别误会!我哪里嫌弃你没钱了。钱是什么东西,狗屁,我根本不在乎那些。”卡卡。
        慢镜头,欧阳海天咬牙启齿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,―――李如云,你编什么谎话呢!明明在嫌弃自己没钱,搞得像淑女一样说话,看来真是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上天都不照顾老好人啊!
        算了,我和一个贪图金钱享受的女人纠缠什么劲,心中忍不住一阵郁闷凄苦,闷头闷脑的情绪,一下翻涌出来,把欧阳海天的眼睛弄得潮乎乎的。
        “我就这么杯具吗?难道真的像某人说的,欧阳海天的人生就是杯具接着杯具,凑成了一堆茶具。”
        步履蹒跚的走在公园的小石子路上,身体喝醉了酒一样,一摇三晃。
        嘴里仍旧是嘟嘟囔囔的回答,道:“如云,你别担心,我哪里会禁不起打击的,你放心好了,我会保重自己的。呵呵,你说得对,我一百六十多斤,想不保重都不成。”
        难道自己体重一百六十多斤,也是不被女人看好的原因,欧阳海天一手拿着电话,一手在自己的腰部用力的捏了一下。
        “唉呦,”一声闷哼,果然自己身上的这身臭皮囊够厚实的。
        “海天,你怎么了”那边李如云“关切”的问了出来。
        欧阳海天连忙恢复了语气,道:“没什么,没什么,我的脚踢到石头了。”
        咯咯咯,银铃般的笑声传来,李如云盈盈笑道:“好了,海天,不多说了,你自己保重吧,等再见面的时候,我们好好的聊聊。”
        “好好,你忙你的去吧!我随便再逛逛,”等欧阳海天说完了,李如云那边的电话就挂掉了。
        一条多彩的长裙,一件紧身的小皮袄,容貌十分的娇媚艳丽,性感双眸,轻轻的扫到了身边男人身上,男人含笑的眼神,从上面望到了李如云浅浅的乳沟里,那里肌肤一片雪白细腻。
        “心肝,没想到你还真是一个有趣的女人,都和臭小子分手了,还甜言蜜语的哄上一通,是不是想什么时候,回去再和他风流快活一把啊?”
        男人嬉笑的神情,调笑的眉间,温润的眼神,带着邪邪的坏意,即使他们走在公园的小路上,男人的手依旧不老实的伸到了李如云的纤纤细腰处,上下其手。
        “说什么呢?”李如云撅撅嘴道:“这个欧阳海天,才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呢,他是一个老实人,哪里会像你这样大庭广众下对人家动手动脚,他一向很守规矩,连正眼都不会多看我一眼。”
        “那岂不是很无趣,”男人随意的撇了撇头,一副不屑状。浅浅的眼神中,蕴含着更多的浮华表情,洒脱的外表下,多了几分浅薄。
        “其实,欧阳海天有趣的很,他的表情很逗,样子也很可爱,只可惜……,”李如云对于和欧阳海天分手,有点念念不忘。说实在的,欧阳海天做情人蛮合适的。
        “只是他不像我这么有钱,”男人呵呵轻笑了出来,手掌从李如云的裙摆后面伸进去,在她的娇臀上轻轻的拿捏了一下。动作潇洒自然,也没有什么人注意到。
        李如云脸上不由得泛起了涩涩潮红。
        “你,”娇羞嗔怒间,带出了无限的柔情片片。
        “我什么了?女人吗,就是让男人玩的,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女人,老子有钱,什么时候想玩就要玩,”说完之后,男人狠狠的把嘴捂在了李如云的小嘴上。
        “呜呜的”用力挣扎了一通,李如云始终摆脱不了男人的利爪,被人死死的钳住。两个人,居然在公园的小路上,亲热起来。
        转过了一个小弯,前面的花丛变得绿树遮荫,枝繁叶茂起来。欧阳海天情绪消沉的低着头,往前走。
        一步一个脚印的踩在砂石小路上。
        身边的小鸟快乐的叽叽喳喳叫个不停,吵得欧阳海天心烦意乱,实在忍不住了,蹲下身子,拿起一颗小石子,朝着树上扔了上去。
        “哎呀”一声,欧阳海天眼看着一个好大的东西从树上掉了下来。
        ―――这是公园,又不是动物园,哪里来的好大的一只鸟,欧阳海天被吓着了。
        怔怔的呆在原地站了半天,好久才看清,落在地上的,(完全是摔在地上的吗,)竟然是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小姑娘。
        娇气的脸蛋儿,气鼓鼓的瞪大眼睛看着欧阳海天,恼怒的神色里,带着鼓囊囊的怨恨。
        “你这人怎么搞得?大白天的乱扔石子?人家本来睡得好好的,都怨你!”女孩子的样子清纯可爱,一张俏脸,粉嘟嘟,嫩生生,睫毛又长又密,樱桃小嘴,撅得老高,眼睛滴里咕噜的盯着欧阳海天看,即带着几分好奇,更带了少许的不满。
        “我怎么会知道,树上会呆着人呢?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吗?”欧阳海天住的地方在公园附近,几乎每个早上,欧阳海天会到这里锻炼,真没看到过,有人躲在树上睡猫猫的。
        ―――这女孩从哪里来的?样子蛮可爱,说话怎么和外星人一个样,不可理喻的难以理解。尤其是她身上的一身装束,看上去非常的合适贴身,不过,欧阳海天还是知道的。
        这种古色古香的花裙子,市场上根本买不到,仅仅从它的材质上看,绝对是一种高级丝绸做成的,细腻光滑,入手松软,非常的贴身。
        女孩子穿在身上,很完美,配合上一脸天真无邪的小模样,着实把欧阳海天搞了个七晕八素的。
        “哼,你没见过,也不代表不允许啊!你说说,公园的哪一条规定,人不可以在树上睡觉了!”女孩子振振有词道。
        真是被你说得晕倒了。
        欧阳海天瞠目结舌的望着女孩子,勉强挤出一点笑意道:“这个倒真没有,正常人也不会搞出那样的规定,让人笑掉大牙啊!”说完了,欧阳海天大发慈悲的规劝女孩子,“呆在什么地方睡觉不好,那地方又高又危险的,万一摔下来,怎么好?”
        “是啊,万一摔下来,怎么好?我现在不是摔下来了吗,”女孩子幽怨的看着欧阳海天,水汪汪的眼睛,让欧阳海天心中泛起强烈的自卑感,我都做什么了?
        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下毒手,还真下得去手啊!
        心中忍不住,心疼又是怜惜,还使劲的痛恨自己。
        ―――自己居然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,怨不得女朋友要和自己分手了。
        看到女孩子半蹲在地上,右脚支撑着地面,想要从地上站起来。欧阳海天主动的提醒道:“小心了。”
        女孩子恼火的目光,狠狠的剜了一眼,气愤道:“都是你害得,我的左脚都崴了。”
        “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,只是崴了脚,很幸运了,”欧阳海天实话实说道,脸上露出了担忧的情绪。
        女孩子差一点气得倒栽葱再次仰面朝天躺到地上。
        “什么叫很幸运了,难道我遇到了你,还能算是幸运吗?你没把我弄残,是不是觉得很对的起我了!”
        “那个,还真不是,”欧阳海天脸色一窘,走上前去,想扶女孩子一把,伸出去的手在半空中停住了。
        说实在的,欧阳海天从小到大,没有挨过女孩子的身体,更别说,主动的去搀扶人家了。小的时候,他是害羞惯了,等到大了,习惯成了自然,失去了主动接触女孩子的勇气。
        和李如云交往三个月,愣是没有牵过对方的手腕,更别提上床之类的,对于欧阳海天来说算是传说中的情侣境界了。
        看到欧阳海天的手臂停在了半空中,等了半天,欧阳海天都没把手臂伸过来。
        女孩子没好气的又瞪了欧阳海天一眼,最终按耐不住,玉手一伸,在欧阳海天的手掌上稍稍一借力,站了起来。
        轻巧的动作,落在欧阳海天的眼里,差点让他惊叫出声,心中怦怦怦的一阵激烈跳动。
        从来没有和如此漂亮的女孩子牵过手,此刻白白的玉手握紧了自己的手掌,欧阳海天禁不住心情紧张,情绪浮躁,连他的额头上,都不经意的渗出了汗意。
        慌乱的神态,倒是没有落在女孩子的眼里。女孩子站起来之后,自顾自的脸上洋溢出波光盈盈的浅笑。美丽的脸庞笑起来仿若孔雀开屏,吸引了欧阳海天揣揣不安的目光,眼神又是颤栗般的火星直冒,不争气的,欧阳海天双腿止不住的发抖了。
        “真好,我又能站起来了!”女孩子兴奋的在地上点了几下脚尖,轻盈的动作,跳舞蹈芭蕾一般,可爱极了。
        欧阳海天木愣愣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女孩子握住了自己的手,一点没有害羞的样子,为什么自己,反倒是神情紧张极了?
        自己太菜了吧!这样的话,会让女孩子看不起自己的。
        其实,欧阳海天曾经和李如云一起开过房间,那一次,两个人在宾馆里过了一夜。
        可惜的是,直到第二天早上,分手的时候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        临走的时候,李如云给欧阳海天讲了一个故事。
        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子,一天,住在了同一个房间里。在只有一张床的情况下。女孩子在中间放了本书,说:你晚上要越过这本书。你就是禽兽。天亮了,男孩子信守承诺没有越过。女孩子照样赏了对方一个耳光,怒骂道:“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!”
        听完李如云的故事,欧阳海天脸上带了瑟瑟的苦闷,半天才嗫啜道:“如云,故事我也听说过,可是,我们之间没有书啊!你还是在另一个房间睡的觉,我也不知道,你的房间门反锁了没有?”
        听到欧阳海天的回答,李如云大笑不止,忍不住扶住欧阳海天的肩头,嘴角抽搐道:“海天,你这样是追不到女孩子的,女孩子不是任何时候,任何地点,都会把心里话,清清楚楚的告诉你,你得去猜,你得去想,你得去琢磨女孩子最喜欢的是什么……,怎么去哄自己的女朋友开心,要不然迟早有分手的一天。”
        现在自己终于和李如云分手了,心里除了淡淡的忧伤,还有郁郁寡欢的苦闷,这种苦闷感,在接触到女孩子如水般的青春笑容后,全部融化掉了。
        她真的很美!
        目光落在女孩子的身上,久久的收不回来。惊艳得像做了七彩璇绮的梦,欧阳海天真怕下一刻从梦中惊醒,女孩子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        这辈子还没有做过这么好的梦呢!咬了咬嘴唇,心念一动,欧阳海天手掌反握,把女孩子的嫩嫩手掌,握在了手中,本来慌乱不止的心跳,在内心强烈压制下,缓缓的平静下来。只是心底丝丝的兴奋喜悦情绪,如何也无法消弭。
        一阵甜腻的笑声从花丛背后的小路传了过来,“格格,你不要了吗?人家身上痒,万一有个人看到了,多不好意思。”
        “看到了怕什么,老子把他们的眼珠子挖出来,给你当泡泡玩,”男人毫不吝惜的宣泄着自己的霸气,手掌狠狠的钳在了,女人纤细的腰部。
        妖媚的声音,听得欧阳海天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什么女人这样讨厌,破坏了自己兴致。恼怒的向着对面望了一眼,整个人滞住了。
        熟悉女人的身影,分明是……。
        李如云不是清纯可爱的女孩子吗?为什么,声音变得妖媚起来。
        欧阳海天不懂了,眼睛怔怔的看着前方,花丛掩映中,李如云和男人的身影,既熟悉,又陌生,搅起了欧阳海天心中隐隐的痛。
        “你干吗这种表情?”女孩子扬起头,盯着欧阳海天的脸庞问道,欧阳海天眼中茫然的刺痛,让她心中一悸,心灵相惜般涌出了淡淡的忧伤情绪。
        心下里忐忑不安,委屈小声的嘟囔道:“我并没怪你啊!为什么你这样的眼神看我?”
        欧阳海天并没有听到她的声音,目光呆滞的望着前方。这个打击太大了,说实在的,和李如云分手,欧阳海天还可以承受,他早就觉得,自己配不上李如云,她做自己的女朋友,是自己的幸福,不做自己的女朋友,更是理所当然。
        在欧阳海天的心中,娇笑甜美的李如云清纯可爱,他从来没有想过,李如云笑起来会很妖艳,声音矫揉造作,有娇滴滴的妩媚感。
        性感的女人形象,不是欧阳海天心中李如云的样子。
        隔着花丛。
        欧阳海天就在想,是不是自己认错人了,城市大了去了,有三个两个人长得相像也很难说。
        心中就是那么的一缕放不下,目光落在对面女人的身上,既有着浓浓的关切,又有着厚厚的不解。
        李如云没看到欧阳海天,更没有看到欧阳海天身边的女孩子,在男人怀中取暖温存的李如云,娇躯瘫软了一般,紧紧的贴在了男人的身上。
        倒是搂着李如云的男人看到欧阳海天投射到李如云的目光时,带了凶神恶煞恶煞的眼神,狠狠的瞪在了欧阳海天的身上。
        “小子,看什么看,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珠子!”一声怒恶恶的训斥,让欧阳海天身心猛然颤栗了一下,内心中一阵慌乱。
        “嘻,原来你看得不是我啊!”女孩子的声音,如同风中银铃,说不出的清脆悦耳,脸上漾动着掩饰不住的笑意,宛如,清风吹皱了莲池,洗出一抹清水淡雅如芳。
        终于明白了欧阳海天看的不是自己,心中的疑云,风吹云散,扫出了片片蓝蓝晴空,女孩子的心情再一次开朗活泼起来。
        “一个男人家,害怕成这样,真的活见鬼了不成?”露出俏皮的眼神,调侃道,女孩子娇小可爱的模样,把对面男人的目光也吸引住了。
        忍不住惊声叫了出来,好可爱的女孩子,看样子十六七岁吧,一副顽皮小萝莉模样,俏生生的脸庞目光柔柔的流连在欧阳海天的脸上。嫩生生的小手被欧阳海天握着,一条细细白生生的手臂来回的晃动,动作非常的不安分。
        女孩天生有一种,古典的韵味,宛如从画里走出来的美人儿。细长眉毛,瓜子脸,一双桃花眼媚生生着盯着欧阳海天,仿佛怕欧阳海天跑了似的,水汪汪的眼珠儿,一眨不眨着盯着欧阳海天看。唇红齿白,菱唇贝齿,娇嫩嫩的一张俏脸,嫣然一笑下,迷死个人了,男人顿时陷入了花痴的状态,眼睛禁止不住的瞄到了女孩的娇躯上。
        这般俏丽的样子,和身边风骚-女人相比,简直是天壤之别,即使男人花丛中进出惯了,清纯可爱到如此程度的女孩子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        馋心大起的他,差点流出口水来。